当前位置: 首页 > 歡迎您 > 全讯真人

全讯真人

时间:2020-03-29 23:42:30作者:Mckay

导语:全讯真人

在欧洲迈向2050年零碳排的路上,为了将再生能源输送到需要的地区,电网的角色日趋重要。不过,反对输电网的建设的声浪高涨,除了民众不喜欢住家附近有电网,也有环境上的考量。如何在发展再生能源跟电网间找到一个平衡?如果输电公司(TSO)和环境气候阵营双方能坐下来“好好对谈”,会不会产出更符合环保概念的电网?

理论上,大家都同意这一点,但真正做到的,欧洲也仅有“再生能源电网倡议”RGI(Renewable Grid Initiative)一家。

高压电网的建设对于欧洲再生能源配比提高占有一席之地。摄影:陈文姿

两大阵营 22个会员的合作与监督 确保再生能源往前进

少有组织的会员会像RGI一样,呈现两大阵营壁垒分明的状况。一边是赫赫有名的国际级与深耕地方的环保组织,包括世界自然基金会(WWF)、欧洲鸟盟(BirdLife Europe)、欧洲气候行动网络(Climate Action Network - CAN Europe)、欧洲环保政策智库“运输与环境”(T&E)、国际智库德国看守(Germanwatch)、爱尔兰地球之友、德国自然保育联盟NABU(Germany)、荷兰自然与环境(Natuur&Milieu)、英国皇家保护鸟类学会(RSPB)等。

另一阵营则是欧洲各国的输电公司,包括比利时的Elia,德国三大输电商(Amprion, 50Hertz and TenneT),法国的RTE、意大利的Terna、荷兰的TenneT、西班牙的REE等。

高压电网的建设对于欧洲再生能源配比提高占有一席之地。摄影:陈文姿

RGI执行长巴塔里尼(Antonella Battaglini)在2009年创办RGI,但外界多不看好两大阵营真能坐下来谈。如今,RGI已经从2009年的四个创会会员,扩展到22个会员,除了西欧、南欧等国,更扩及东欧的克罗地亚。

RGI能跌破众人眼镜,原因是双方有共同的目的。RGI环境经理卡耶(Andrew Carryer)解释,从欧盟减碳的高度来说,环境组织其实了解输电网建设对再生能源发展的重要性,他们希望电网建设对环境的冲击能降到最低。对电网公司而言,反对电网建设的声浪很高,他们也了解到缺乏透明度与公众沟通,只会让建置时程一延再延,达不到想要的结果。

环境团体拥有自然保护的理念与专业、社区参与的资源;电网业者则掌握了规划技术,双方的合作让电网朝向正面发展,但中间难免有火花。

2019年RGI与德国清洁能源通讯社(Clean Energy Wire,CLEW)合办国际能源记者的欧洲电网建设实地参访与研讨活动。摄影:陈文姿

卡耶解释,并不是电网公司决定该怎么建,环境组织就会同意。相反的,电网公司从规划阶段就要把计划摊开来谈。如果只是一意孤行的话,最后还是会引发强力反弹。

反对中找解答 分歧间找共识:环境友善、公众参与、透明

RGI认为,电网的建设必须建立在信息透明度、环境友善、公众参与等面向上。2011年,RGI邀请29个环境组织与电网公司共同签下“欧洲电网宣言”(European Grid Declaration)第一部分“电网与自然保护”,隔年公布第二部分“透明度与公众参与”。2019年新增“海洋电网宣言”(Marine Grid Declaration)以因应日趋广泛的跨海电网建设。

除了政策倡议,RGI也试图走向更务实的在地计划。例如与德国自然保育联盟(NABU)合作的高压电网鸟类死亡调查系统。当公民发现高压线两旁有鸟类尸体时可以上网呈报。藉着数据,双方的对话更为聚焦,输电公司也可在电网规划加入应对方案,或避开死伤严重的区域。

为减少对景观以及对环境的伤害,欧洲许多电网建设走向地下化。图为德国与比利时跨国电网建置过程,左为组合电缆线的临时工作间,右为挖起的土丘。摄影:陈文姿

为减少对景观以及对环境的伤害,欧洲许多电网建设走向地下化。图为德国与比利时跨国电网的建设。摄影:陈文姿

另一个会员德国看守则针对社群反对电网建设的理由加以分析。除了不希望电网在我家附近(邻避效应)及反对能源转型二大族群,另有一群支持能源转型的人,他们认为电网建设是为燃煤、核能等集中式能源服务,以再生能源分散式的特性并不需要这么多电网。

针对后者,德国看守协会电网与低碳政策顾问法兰克(David Frank)指出,分散式再生能源的成效可能被高估了。再生能源发电受天气影响,有时过多有时不足,加上有些地区没有发展再生能源的条件,电网有时仍是必要的。

电网传输不挑电力类别,以促进“再生能源电网”为名的RGI如何确保电网建设是为再生能源,而非为其他能源?卡耶解释,如果是在大量兴建燃煤电厂的地区,例如中国,确实无法区分电网电力。但西欧仅极少数国家有增建核电的计划,许多输电线路明显是为再生能源而建。假使有RGI的电网公司想趁机连接新核电厂,第一关就要面对环境保护团体会员们的严厉挑战。

再生能源倡议RGI会员来自电网与环境气候组织两大阵营。资料来源:RGI2019简报(编辑:Frank)

<
全讯真人让环保团体与电网公司并肩 欧洲再生能源倡议RGI办到了让环保团体与电网公司并肩 欧洲再生能源倡议RGI办到了让环保团体与电网公司并肩 欧洲再生能源倡议RGI办到了

让环保团体与电网公司并肩 欧洲再生能源倡议RGI办到了

在欧洲迈向2050年零碳排的路上,为了将再生能源输送到需要的地区,电网的角色日趋重要。不过,反对输电网的建设的声浪高涨,除了民众不喜欢住家附近有电网,也有环境上的考量。如何在发展再生能源跟电网间找到一个平衡?如果输电公司(TSO)和环境气候阵营双方能坐下来“好好对谈”,会不会产出更符合环保概念的电网?

理论上,大家都同意这一点,但真正做到的,欧洲也仅有“再生能源电网倡议”RGI(Renewable Grid Initiative)一家。

高压电网的建设对于欧洲再生能源配比提高占有一席之地。摄影:陈文姿

两大阵营 22个会员的合作与监督 确保再生能源往前进

少有组织的会员会像RGI一样,呈现两大阵营壁垒分明的状况。一边是赫赫有名的国际级与深耕地方的环保组织,包括世界自然基金会(WWF)、欧洲鸟盟(BirdLife Europe)、欧洲气候行动网络(Climate Action Network - CAN Europe)、欧洲环保政策智库“运输与环境”(T&E)、国际智库德国看守(Germanwatch)、爱尔兰地球之友、德国自然保育联盟NABU(Germany)、荷兰自然与环境(Natuur&Milieu)、英国皇家保护鸟类学会(RSPB)等。

另一阵营则是欧洲各国的输电公司,包括比利时的Elia,德国三大输电商(Amprion, 50Hertz and TenneT),法国的RTE、意大利的Terna、荷兰的TenneT、西班牙的REE等。

高压电网的建设对于欧洲再生能源配比提高占有一席之地。摄影:陈文姿

RGI执行长巴塔里尼(Antonella Battaglini)在2009年创办RGI,但外界多不看好两大阵营真能坐下来谈。如今,RGI已经从2009年的四个创会会员,扩展到22个会员,除了西欧、南欧等国,更扩及东欧的克罗地亚。

RGI能跌破众人眼镜,原因是双方有共同的目的。RGI环境经理卡耶(Andrew Carryer)解释,从欧盟减碳的高度来说,环境组织其实了解输电网建设对再生能源发展的重要性,他们希望电网建设对环境的冲击能降到最低。对电网公司而言,反对电网建设的声浪很高,他们也了解到缺乏透明度与公众沟通,只会让建置时程一延再延,达不到想要的结果。

环境团体拥有自然保护的理念与专业、社区参与的资源;电网业者则掌握了规划技术,双方的合作让电网朝向正面发展,但中间难免有火花。

2019年RGI与德国清洁能源通讯社(Clean Energy Wire,CLEW)合办国际能源记者的欧洲电网建设实地参访与研讨活动。摄影:陈文姿

卡耶解释,并不是电网公司决定该怎么建,环境组织就会同意。相反的,电网公司从规划阶段就要把计划摊开来谈。如果只是一意孤行的话,最后还是会引发强力反弹。

反对中找解答 分歧间找共识:环境友善、公众参与、透明

RGI认为,电网的建设必须建立在信息透明度、环境友善、公众参与等面向上。2011年,RGI邀请29个环境组织与电网公司共同签下“欧洲电网宣言”(European Grid Declaration)第一部分“电网与自然保护”,隔年公布第二部分“透明度与公众参与”。2019年新增“海洋电网宣言”(Marine Grid Declaration)以因应日趋广泛的跨海电网建设。

除了政策倡议,RGI也试图走向更务实的在地计划。例如与德国自然保育联盟(NABU)合作的高压电网鸟类死亡调查系统。当公民发现高压线两旁有鸟类尸体时可以上网呈报。藉着数据,双方的对话更为聚焦,输电公司也可在电网规划加入应对方案,或避开死伤严重的区域。

为减少对景观以及对环境的伤害,欧洲许多电网建设走向地下化。图为德国与比利时跨国电网建置过程,左为组合电缆线的临时工作间,右为挖起的土丘。摄影:陈文姿

为减少对景观以及对环境的伤害,欧洲许多电网建设走向地下化。图为德国与比利时跨国电网的建设。摄影:陈文姿

另一个会员德国看守则针对社群反对电网建设的理由加以分析。除了不希望电网在我家附近(邻避效应)及反对能源转型二大族群,另有一群支持能源转型的人,他们认为电网建设是为燃煤、核能等集中式能源服务,以再生能源分散式的特性并不需要这么多电网。

针对后者,德国看守协会电网与低碳政策顾问法兰克(David Frank)指出,分散式再生能源的成效可能被高估了。再生能源发电受天气影响,有时过多有时不足,加上有些地区没有发展再生能源的条件,电网有时仍是必要的。

电网传输不挑电力类别,以促进“再生能源电网”为名的RGI如何确保电网建设是为再生能源,而非为其他能源?卡耶解释,如果是在大量兴建燃煤电厂的地区,例如中国,确实无法区分电网电力。但西欧仅极少数国家有增建核电的计划,许多输电线路明显是为再生能源而建。假使有RGI的电网公司想趁机连接新核电厂,第一关就要面对环境保护团体会员们的严厉挑战。

再生能源倡议RGI会员来自电网与环境气候组织两大阵营。资料来源:RGI2019简报(编辑:Frank)

<

在欧洲迈向2050年零碳排的路上,为了将再生能源输送到需要的地区,电网的角色日趋重要。不过,反对输电网的建设的声浪高涨,除了民众不喜欢住家附近有电网,也有环境上的考量。如何在发展再生能源跟电网间找到一个平衡?如果输电公司(TSO)和环境气候阵营双方能坐下来“好好对谈”,会不会产出更符合环保概念的电网?

理论上,大家都同意这一点,但真正做到的,欧洲也仅有“再生能源电网倡议”RGI(Renewable Grid Initiative)一家。

高压电网的建设对于欧洲再生能源配比提高占有一席之地。摄影:陈文姿

两大阵营 22个会员的合作与监督 确保再生能源往前进

少有组织的会员会像RGI一样,呈现两大阵营壁垒分明的状况。一边是赫赫有名的国际级与深耕地方的环保组织,包括世界自然基金会(WWF)、欧洲鸟盟(BirdLife Europe)、欧洲气候行动网络(Climate Action Network - CAN Europe)、欧洲环保政策智库“运输与环境”(T&E)、国际智库德国看守(Germanwatch)、爱尔兰地球之友、德国自然保育联盟NABU(Germany)、荷兰自然与环境(Natuur&Milieu)、英国皇家保护鸟类学会(RSPB)等。

另一阵营则是欧洲各国的输电公司,包括比利时的Elia,德国三大输电商(Amprion, 50Hertz and TenneT),法国的RTE、意大利的Terna、荷兰的TenneT、西班牙的REE等。

高压电网的建设对于欧洲再生能源配比提高占有一席之地。摄影:陈文姿

RGI执行长巴塔里尼(Antonella Battaglini)在2009年创办RGI,但外界多不看好两大阵营真能坐下来谈。如今,RGI已经从2009年的四个创会会员,扩展到22个会员,除了西欧、南欧等国,更扩及东欧的克罗地亚。

RGI能跌破众人眼镜,原因是双方有共同的目的。RGI环境经理卡耶(Andrew Carryer)解释,从欧盟减碳的高度来说,环境组织其实了解输电网建设对再生能源发展的重要性,他们希望电网建设对环境的冲击能降到最低。对电网公司而言,反对电网建设的声浪很高,他们也了解到缺乏透明度与公众沟通,只会让建置时程一延再延,达不到想要的结果。

环境团体拥有自然保护的理念与专业、社区参与的资源;电网业者则掌握了规划技术,双方的合作让电网朝向正面发展,但中间难免有火花。

2019年RGI与德国清洁能源通讯社(Clean Energy Wire,CLEW)合办国际能源记者的欧洲电网建设实地参访与研讨活动。摄影:陈文姿

卡耶解释,并不是电网公司决定该怎么建,环境组织就会同意。相反的,电网公司从规划阶段就要把计划摊开来谈。如果只是一意孤行的话,最后还是会引发强力反弹。

反对中找解答 分歧间找共识:环境友善、公众参与、透明

RGI认为,电网的建设必须建立在信息透明度、环境友善、公众参与等面向上。2011年,RGI邀请29个环境组织与电网公司共同签下“欧洲电网宣言”(European Grid Declaration)第一部分“电网与自然保护”,隔年公布第二部分“透明度与公众参与”。2019年新增“海洋电网宣言”(Marine Grid Declaration)以因应日趋广泛的跨海电网建设。

除了政策倡议,RGI也试图走向更务实的在地计划。例如与德国自然保育联盟(NABU)合作的高压电网鸟类死亡调查系统。当公民发现高压线两旁有鸟类尸体时可以上网呈报。藉着数据,双方的对话更为聚焦,输电公司也可在电网规划加入应对方案,或避开死伤严重的区域。

为减少对景观以及对环境的伤害,欧洲许多电网建设走向地下化。图为德国与比利时跨国电网建置过程,左为组合电缆线的临时工作间,右为挖起的土丘。摄影:陈文姿

为减少对景观以及对环境的伤害,欧洲许多电网建设走向地下化。图为德国与比利时跨国电网的建设。摄影:陈文姿

另一个会员德国看守则针对社群反对电网建设的理由加以分析。除了不希望电网在我家附近(邻避效应)及反对能源转型二大族群,另有一群支持能源转型的人,他们认为电网建设是为燃煤、核能等集中式能源服务,以再生能源分散式的特性并不需要这么多电网。

针对后者,德国看守协会电网与低碳政策顾问法兰克(David Frank)指出,分散式再生能源的成效可能被高估了。再生能源发电受天气影响,有时过多有时不足,加上有些地区没有发展再生能源的条件,电网有时仍是必要的。

电网传输不挑电力类别,以促进“再生能源电网”为名的RGI如何确保电网建设是为再生能源,而非为其他能源?卡耶解释,如果是在大量兴建燃煤电厂的地区,例如中国,确实无法区分电网电力。但西欧仅极少数国家有增建核电的计划,许多输电线路明显是为再生能源而建。假使有RGI的电网公司想趁机连接新核电厂,第一关就要面对环境保护团体会员们的严厉挑战。

再生能源倡议RGI会员来自电网与环境气候组织两大阵营。资料来源:RGI2019简报(编辑:Frank)

<,见下图

在欧洲迈向2050年零碳排的路上,为了将再生能源输送到需要的地区,电网的角色日趋重要。不过,反对输电网的建设的声浪高涨,除了民众不喜欢住家附近有电网,也有环境上的考量。如何在发展再生能源跟电网间找到一个平衡?如果输电公司(TSO)和环境气候阵营双方能坐下来“好好对谈”,会不会产出更符合环保概念的电网?

理论上,大家都同意这一点,但真正做到的,欧洲也仅有“再生能源电网倡议”RGI(Renewable Grid Initiative)一家。

高压电网的建设对于欧洲再生能源配比提高占有一席之地。摄影:陈文姿

两大阵营 22个会员的合作与监督 确保再生能源往前进

少有组织的会员会像RGI一样,呈现两大阵营壁垒分明的状况。一边是赫赫有名的国际级与深耕地方的环保组织,包括世界自然基金会(WWF)、欧洲鸟盟(BirdLife Europe)、欧洲气候行动网络(Climate Action Network - CAN Europe)、欧洲环保政策智库“运输与环境”(T&E)、国际智库德国看守(Germanwatch)、爱尔兰地球之友、德国自然保育联盟NABU(Germany)、荷兰自然与环境(Natuur&Milieu)、英国皇家保护鸟类学会(RSPB)等。

另一阵营则是欧洲各国的输电公司,包括比利时的Elia,德国三大输电商(Amprion, 50Hertz and TenneT),法国的RTE、意大利的Terna、荷兰的TenneT、西班牙的REE等。

高压电网的建设对于欧洲再生能源配比提高占有一席之地。摄影:陈文姿

RGI执行长巴塔里尼(Antonella Battaglini)在2009年创办RGI,但外界多不看好两大阵营真能坐下来谈。如今,RGI已经从2009年的四个创会会员,扩展到22个会员,除了西欧、南欧等国,更扩及东欧的克罗地亚。

RGI能跌破众人眼镜,原因是双方有共同的目的。RGI环境经理卡耶(Andrew Carryer)解释,从欧盟减碳的高度来说,环境组织其实了解输电网建设对再生能源发展的重要性,他们希望电网建设对环境的冲击能降到最低。对电网公司而言,反对电网建设的声浪很高,他们也了解到缺乏透明度与公众沟通,只会让建置时程一延再延,达不到想要的结果。

环境团体拥有自然保护的理念与专业、社区参与的资源;电网业者则掌握了规划技术,双方的合作让电网朝向正面发展,但中间难免有火花。

2019年RGI与德国清洁能源通讯社(Clean Energy Wire,CLEW)合办国际能源记者的欧洲电网建设实地参访与研讨活动。摄影:陈文姿

卡耶解释,并不是电网公司决定该怎么建,环境组织就会同意。相反的,电网公司从规划阶段就要把计划摊开来谈。如果只是一意孤行的话,最后还是会引发强力反弹。

反对中找解答 分歧间找共识:环境友善、公众参与、透明

RGI认为,电网的建设必须建立在信息透明度、环境友善、公众参与等面向上。2011年,RGI邀请29个环境组织与电网公司共同签下“欧洲电网宣言”(European Grid Declaration)第一部分“电网与自然保护”,隔年公布第二部分“透明度与公众参与”。2019年新增“海洋电网宣言”(Marine Grid Declaration)以因应日趋广泛的跨海电网建设。

除了政策倡议,RGI也试图走向更务实的在地计划。例如与德国自然保育联盟(NABU)合作的高压电网鸟类死亡调查系统。当公民发现高压线两旁有鸟类尸体时可以上网呈报。藉着数据,双方的对话更为聚焦,输电公司也可在电网规划加入应对方案,或避开死伤严重的区域。

为减少对景观以及对环境的伤害,欧洲许多电网建设走向地下化。图为德国与比利时跨国电网建置过程,左为组合电缆线的临时工作间,右为挖起的土丘。摄影:陈文姿

为减少对景观以及对环境的伤害,欧洲许多电网建设走向地下化。图为德国与比利时跨国电网的建设。摄影:陈文姿

另一个会员德国看守则针对社群反对电网建设的理由加以分析。除了不希望电网在我家附近(邻避效应)及反对能源转型二大族群,另有一群支持能源转型的人,他们认为电网建设是为燃煤、核能等集中式能源服务,以再生能源分散式的特性并不需要这么多电网。

针对后者,德国看守协会电网与低碳政策顾问法兰克(David Frank)指出,分散式再生能源的成效可能被高估了。再生能源发电受天气影响,有时过多有时不足,加上有些地区没有发展再生能源的条件,电网有时仍是必要的。

电网传输不挑电力类别,以促进“再生能源电网”为名的RGI如何确保电网建设是为再生能源,而非为其他能源?卡耶解释,如果是在大量兴建燃煤电厂的地区,例如中国,确实无法区分电网电力。但西欧仅极少数国家有增建核电的计划,许多输电线路明显是为再生能源而建。假使有RGI的电网公司想趁机连接新核电厂,第一关就要面对环境保护团体会员们的严厉挑战。

再生能源倡议RGI会员来自电网与环境气候组织两大阵营。资料来源:RGI2019简报(编辑:Frank)

<让环保团体与电网公司并肩 欧洲再生能源倡议RGI办到了让环保团体与电网公司并肩 欧洲再生能源倡议RGI办到了

在欧洲迈向2050年零碳排的路上,为了将再生能源输送到需要的地区,电网的角色日趋重要。不过,反对输电网的建设的声浪高涨,除了民众不喜欢住家附近有电网,也有环境上的考量。如何在发展再生能源跟电网间找到一个平衡?如果输电公司(TSO)和环境气候阵营双方能坐下来“好好对谈”,会不会产出更符合环保概念的电网?

理论上,大家都同意这一点,但真正做到的,欧洲也仅有“再生能源电网倡议”RGI(Renewable Grid Initiative)一家。

高压电网的建设对于欧洲再生能源配比提高占有一席之地。摄影:陈文姿

两大阵营 22个会员的合作与监督 确保再生能源往前进

少有组织的会员会像RGI一样,呈现两大阵营壁垒分明的状况。一边是赫赫有名的国际级与深耕地方的环保组织,包括世界自然基金会(WWF)、欧洲鸟盟(BirdLife Europe)、欧洲气候行动网络(Climate Action Network - CAN Europe)、欧洲环保政策智库“运输与环境”(T&E)、国际智库德国看守(Germanwatch)、爱尔兰地球之友、德国自然保育联盟NABU(Germany)、荷兰自然与环境(Natuur&Milieu)、英国皇家保护鸟类学会(RSPB)等。

另一阵营则是欧洲各国的输电公司,包括比利时的Elia,德国三大输电商(Amprion, 50Hertz and TenneT),法国的RTE、意大利的Terna、荷兰的TenneT、西班牙的REE等。

高压电网的建设对于欧洲再生能源配比提高占有一席之地。摄影:陈文姿

RGI执行长巴塔里尼(Antonella Battaglini)在2009年创办RGI,但外界多不看好两大阵营真能坐下来谈。如今,RGI已经从2009年的四个创会会员,扩展到22个会员,除了西欧、南欧等国,更扩及东欧的克罗地亚。

RGI能跌破众人眼镜,原因是双方有共同的目的。RGI环境经理卡耶(Andrew Carryer)解释,从欧盟减碳的高度来说,环境组织其实了解输电网建设对再生能源发展的重要性,他们希望电网建设对环境的冲击能降到最低。对电网公司而言,反对电网建设的声浪很高,他们也了解到缺乏透明度与公众沟通,只会让建置时程一延再延,达不到想要的结果。

环境团体拥有自然保护的理念与专业、社区参与的资源;电网业者则掌握了规划技术,双方的合作让电网朝向正面发展,但中间难免有火花。

2019年RGI与德国清洁能源通讯社(Clean Energy Wire,CLEW)合办国际能源记者的欧洲电网建设实地参访与研讨活动。摄影:陈文姿

卡耶解释,并不是电网公司决定该怎么建,环境组织就会同意。相反的,电网公司从规划阶段就要把计划摊开来谈。如果只是一意孤行的话,最后还是会引发强力反弹。

反对中找解答 分歧间找共识:环境友善、公众参与、透明

RGI认为,电网的建设必须建立在信息透明度、环境友善、公众参与等面向上。2011年,RGI邀请29个环境组织与电网公司共同签下“欧洲电网宣言”(European Grid Declaration)第一部分“电网与自然保护”,隔年公布第二部分“透明度与公众参与”。2019年新增“海洋电网宣言”(Marine Grid Declaration)以因应日趋广泛的跨海电网建设。

除了政策倡议,RGI也试图走向更务实的在地计划。例如与德国自然保育联盟(NABU)合作的高压电网鸟类死亡调查系统。当公民发现高压线两旁有鸟类尸体时可以上网呈报。藉着数据,双方的对话更为聚焦,输电公司也可在电网规划加入应对方案,或避开死伤严重的区域。

为减少对景观以及对环境的伤害,欧洲许多电网建设走向地下化。图为德国与比利时跨国电网建置过程,左为组合电缆线的临时工作间,右为挖起的土丘。摄影:陈文姿

为减少对景观以及对环境的伤害,欧洲许多电网建设走向地下化。图为德国与比利时跨国电网的建设。摄影:陈文姿

另一个会员德国看守则针对社群反对电网建设的理由加以分析。除了不希望电网在我家附近(邻避效应)及反对能源转型二大族群,另有一群支持能源转型的人,他们认为电网建设是为燃煤、核能等集中式能源服务,以再生能源分散式的特性并不需要这么多电网。

针对后者,德国看守协会电网与低碳政策顾问法兰克(David Frank)指出,分散式再生能源的成效可能被高估了。再生能源发电受天气影响,有时过多有时不足,加上有些地区没有发展再生能源的条件,电网有时仍是必要的。

电网传输不挑电力类别,以促进“再生能源电网”为名的RGI如何确保电网建设是为再生能源,而非为其他能源?卡耶解释,如果是在大量兴建燃煤电厂的地区,例如中国,确实无法区分电网电力。但西欧仅极少数国家有增建核电的计划,许多输电线路明显是为再生能源而建。假使有RGI的电网公司想趁机连接新核电厂,第一关就要面对环境保护团体会员们的严厉挑战。

再生能源倡议RGI会员来自电网与环境气候组织两大阵营。资料来源:RGI2019简报(编辑:Frank)

<

在欧洲迈向2050年零碳排的路上,为了将再生能源输送到需要的地区,电网的角色日趋重要。不过,反对输电网的建设的声浪高涨,除了民众不喜欢住家附近有电网,也有环境上的考量。如何在发展再生能源跟电网间找到一个平衡?如果输电公司(TSO)和环境气候阵营双方能坐下来“好好对谈”,会不会产出更符合环保概念的电网?

理论上,大家都同意这一点,但真正做到的,欧洲也仅有“再生能源电网倡议”RGI(Renewable Grid Initiative)一家。

高压电网的建设对于欧洲再生能源配比提高占有一席之地。摄影:陈文姿

两大阵营 22个会员的合作与监督 确保再生能源往前进

少有组织的会员会像RGI一样,呈现两大阵营壁垒分明的状况。一边是赫赫有名的国际级与深耕地方的环保组织,包括世界自然基金会(WWF)、欧洲鸟盟(BirdLife Europe)、欧洲气候行动网络(Climate Action Network - CAN Europe)、欧洲环保政策智库“运输与环境”(T&E)、国际智库德国看守(Germanwatch)、爱尔兰地球之友、德国自然保育联盟NABU(Germany)、荷兰自然与环境(Natuur&Milieu)、英国皇家保护鸟类学会(RSPB)等。

另一阵营则是欧洲各国的输电公司,包括比利时的Elia,德国三大输电商(Amprion, 50Hertz and TenneT),法国的RTE、意大利的Terna、荷兰的TenneT、西班牙的REE等。

高压电网的建设对于欧洲再生能源配比提高占有一席之地。摄影:陈文姿

RGI执行长巴塔里尼(Antonella Battaglini)在2009年创办RGI,但外界多不看好两大阵营真能坐下来谈。如今,RGI已经从2009年的四个创会会员,扩展到22个会员,除了西欧、南欧等国,更扩及东欧的克罗地亚。

RGI能跌破众人眼镜,原因是双方有共同的目的。RGI环境经理卡耶(Andrew Carryer)解释,从欧盟减碳的高度来说,环境组织其实了解输电网建设对再生能源发展的重要性,他们希望电网建设对环境的冲击能降到最低。对电网公司而言,反对电网建设的声浪很高,他们也了解到缺乏透明度与公众沟通,只会让建置时程一延再延,达不到想要的结果。

环境团体拥有自然保护的理念与专业、社区参与的资源;电网业者则掌握了规划技术,双方的合作让电网朝向正面发展,但中间难免有火花。

2019年RGI与德国清洁能源通讯社(Clean Energy Wire,CLEW)合办国际能源记者的欧洲电网建设实地参访与研讨活动。摄影:陈文姿

卡耶解释,并不是电网公司决定该怎么建,环境组织就会同意。相反的,电网公司从规划阶段就要把计划摊开来谈。如果只是一意孤行的话,最后还是会引发强力反弹。

反对中找解答 分歧间找共识:环境友善、公众参与、透明

RGI认为,电网的建设必须建立在信息透明度、环境友善、公众参与等面向上。2011年,RGI邀请29个环境组织与电网公司共同签下“欧洲电网宣言”(European Grid Declaration)第一部分“电网与自然保护”,隔年公布第二部分“透明度与公众参与”。2019年新增“海洋电网宣言”(Marine Grid Declaration)以因应日趋广泛的跨海电网建设。

除了政策倡议,RGI也试图走向更务实的在地计划。例如与德国自然保育联盟(NABU)合作的高压电网鸟类死亡调查系统。当公民发现高压线两旁有鸟类尸体时可以上网呈报。藉着数据,双方的对话更为聚焦,输电公司也可在电网规划加入应对方案,或避开死伤严重的区域。

为减少对景观以及对环境的伤害,欧洲许多电网建设走向地下化。图为德国与比利时跨国电网建置过程,左为组合电缆线的临时工作间,右为挖起的土丘。摄影:陈文姿

为减少对景观以及对环境的伤害,欧洲许多电网建设走向地下化。图为德国与比利时跨国电网的建设。摄影:陈文姿

另一个会员德国看守则针对社群反对电网建设的理由加以分析。除了不希望电网在我家附近(邻避效应)及反对能源转型二大族群,另有一群支持能源转型的人,他们认为电网建设是为燃煤、核能等集中式能源服务,以再生能源分散式的特性并不需要这么多电网。

针对后者,德国看守协会电网与低碳政策顾问法兰克(David Frank)指出,分散式再生能源的成效可能被高估了。再生能源发电受天气影响,有时过多有时不足,加上有些地区没有发展再生能源的条件,电网有时仍是必要的。

电网传输不挑电力类别,以促进“再生能源电网”为名的RGI如何确保电网建设是为再生能源,而非为其他能源?卡耶解释,如果是在大量兴建燃煤电厂的地区,例如中国,确实无法区分电网电力。但西欧仅极少数国家有增建核电的计划,许多输电线路明显是为再生能源而建。假使有RGI的电网公司想趁机连接新核电厂,第一关就要面对环境保护团体会员们的严厉挑战。

再生能源倡议RGI会员来自电网与环境气候组织两大阵营。资料来源:RGI2019简报(编辑:Frank)

<

在欧洲迈向2050年零碳排的路上,为了将再生能源输送到需要的地区,电网的角色日趋重要。不过,反对输电网的建设的声浪高涨,除了民众不喜欢住家附近有电网,也有环境上的考量。如何在发展再生能源跟电网间找到一个平衡?如果输电公司(TSO)和环境气候阵营双方能坐下来“好好对谈”,会不会产出更符合环保概念的电网?

理论上,大家都同意这一点,但真正做到的,欧洲也仅有“再生能源电网倡议”RGI(Renewable Grid Initiative)一家。

高压电网的建设对于欧洲再生能源配比提高占有一席之地。摄影:陈文姿

两大阵营 22个会员的合作与监督 确保再生能源往前进

少有组织的会员会像RGI一样,呈现两大阵营壁垒分明的状况。一边是赫赫有名的国际级与深耕地方的环保组织,包括世界自然基金会(WWF)、欧洲鸟盟(BirdLife Europe)、欧洲气候行动网络(Climate Action Network - CAN Europe)、欧洲环保政策智库“运输与环境”(T&E)、国际智库德国看守(Germanwatch)、爱尔兰地球之友、德国自然保育联盟NABU(Germany)、荷兰自然与环境(Natuur&Milieu)、英国皇家保护鸟类学会(RSPB)等。

另一阵营则是欧洲各国的输电公司,包括比利时的Elia,德国三大输电商(Amprion, 50Hertz and TenneT),法国的RTE、意大利的Terna、荷兰的TenneT、西班牙的REE等。

高压电网的建设对于欧洲再生能源配比提高占有一席之地。摄影:陈文姿

RGI执行长巴塔里尼(Antonella Battaglini)在2009年创办RGI,但外界多不看好两大阵营真能坐下来谈。如今,RGI已经从2009年的四个创会会员,扩展到22个会员,除了西欧、南欧等国,更扩及东欧的克罗地亚。

RGI能跌破众人眼镜,原因是双方有共同的目的。RGI环境经理卡耶(Andrew Carryer)解释,从欧盟减碳的高度来说,环境组织其实了解输电网建设对再生能源发展的重要性,他们希望电网建设对环境的冲击能降到最低。对电网公司而言,反对电网建设的声浪很高,他们也了解到缺乏透明度与公众沟通,只会让建置时程一延再延,达不到想要的结果。

环境团体拥有自然保护的理念与专业、社区参与的资源;电网业者则掌握了规划技术,双方的合作让电网朝向正面发展,但中间难免有火花。

2019年RGI与德国清洁能源通讯社(Clean Energy Wire,CLEW)合办国际能源记者的欧洲电网建设实地参访与研讨活动。摄影:陈文姿

卡耶解释,并不是电网公司决定该怎么建,环境组织就会同意。相反的,电网公司从规划阶段就要把计划摊开来谈。如果只是一意孤行的话,最后还是会引发强力反弹。

反对中找解答 分歧间找共识:环境友善、公众参与、透明

RGI认为,电网的建设必须建立在信息透明度、环境友善、公众参与等面向上。2011年,RGI邀请29个环境组织与电网公司共同签下“欧洲电网宣言”(European Grid Declaration)第一部分“电网与自然保护”,隔年公布第二部分“透明度与公众参与”。2019年新增“海洋电网宣言”(Marine Grid Declaration)以因应日趋广泛的跨海电网建设。

除了政策倡议,RGI也试图走向更务实的在地计划。例如与德国自然保育联盟(NABU)合作的高压电网鸟类死亡调查系统。当公民发现高压线两旁有鸟类尸体时可以上网呈报。藉着数据,双方的对话更为聚焦,输电公司也可在电网规划加入应对方案,或避开死伤严重的区域。

为减少对景观以及对环境的伤害,欧洲许多电网建设走向地下化。图为德国与比利时跨国电网建置过程,左为组合电缆线的临时工作间,右为挖起的土丘。摄影:陈文姿

为减少对景观以及对环境的伤害,欧洲许多电网建设走向地下化。图为德国与比利时跨国电网的建设。摄影:陈文姿

另一个会员德国看守则针对社群反对电网建设的理由加以分析。除了不希望电网在我家附近(邻避效应)及反对能源转型二大族群,另有一群支持能源转型的人,他们认为电网建设是为燃煤、核能等集中式能源服务,以再生能源分散式的特性并不需要这么多电网。

针对后者,德国看守协会电网与低碳政策顾问法兰克(David Frank)指出,分散式再生能源的成效可能被高估了。再生能源发电受天气影响,有时过多有时不足,加上有些地区没有发展再生能源的条件,电网有时仍是必要的。

电网传输不挑电力类别,以促进“再生能源电网”为名的RGI如何确保电网建设是为再生能源,而非为其他能源?卡耶解释,如果是在大量兴建燃煤电厂的地区,例如中国,确实无法区分电网电力。但西欧仅极少数国家有增建核电的计划,许多输电线路明显是为再生能源而建。假使有RGI的电网公司想趁机连接新核电厂,第一关就要面对环境保护团体会员们的严厉挑战。

再生能源倡议RGI会员来自电网与环境气候组织两大阵营。资料来源:RGI2019简报(编辑:Frank)

<让环保团体与电网公司并肩 欧洲再生能源倡议RGI办到了让环保团体与电网公司并肩 欧洲再生能源倡议RGI办到了

在欧洲迈向2050年零碳排的路上,为了将再生能源输送到需要的地区,电网的角色日趋重要。不过,反对输电网的建设的声浪高涨,除了民众不喜欢住家附近有电网,也有环境上的考量。如何在发展再生能源跟电网间找到一个平衡?如果输电公司(TSO)和环境气候阵营双方能坐下来“好好对谈”,会不会产出更符合环保概念的电网?

理论上,大家都同意这一点,但真正做到的,欧洲也仅有“再生能源电网倡议”RGI(Renewable Grid Initiative)一家。

高压电网的建设对于欧洲再生能源配比提高占有一席之地。摄影:陈文姿

两大阵营 22个会员的合作与监督 确保再生能源往前进

少有组织的会员会像RGI一样,呈现两大阵营壁垒分明的状况。一边是赫赫有名的国际级与深耕地方的环保组织,包括世界自然基金会(WWF)、欧洲鸟盟(BirdLife Europe)、欧洲气候行动网络(Climate Action Network - CAN Europe)、欧洲环保政策智库“运输与环境”(T&E)、国际智库德国看守(Germanwatch)、爱尔兰地球之友、德国自然保育联盟NABU(Germany)、荷兰自然与环境(Natuur&Milieu)、英国皇家保护鸟类学会(RSPB)等。

另一阵营则是欧洲各国的输电公司,包括比利时的Elia,德国三大输电商(Amprion, 50Hertz and TenneT),法国的RTE、意大利的Terna、荷兰的TenneT、西班牙的REE等。

高压电网的建设对于欧洲再生能源配比提高占有一席之地。摄影:陈文姿

RGI执行长巴塔里尼(Antonella Battaglini)在2009年创办RGI,但外界多不看好两大阵营真能坐下来谈。如今,RGI已经从2009年的四个创会会员,扩展到22个会员,除了西欧、南欧等国,更扩及东欧的克罗地亚。

RGI能跌破众人眼镜,原因是双方有共同的目的。RGI环境经理卡耶(Andrew Carryer)解释,从欧盟减碳的高度来说,环境组织其实了解输电网建设对再生能源发展的重要性,他们希望电网建设对环境的冲击能降到最低。对电网公司而言,反对电网建设的声浪很高,他们也了解到缺乏透明度与公众沟通,只会让建置时程一延再延,达不到想要的结果。

环境团体拥有自然保护的理念与专业、社区参与的资源;电网业者则掌握了规划技术,双方的合作让电网朝向正面发展,但中间难免有火花。

2019年RGI与德国清洁能源通讯社(Clean Energy Wire,CLEW)合办国际能源记者的欧洲电网建设实地参访与研讨活动。摄影:陈文姿

卡耶解释,并不是电网公司决定该怎么建,环境组织就会同意。相反的,电网公司从规划阶段就要把计划摊开来谈。如果只是一意孤行的话,最后还是会引发强力反弹。

反对中找解答 分歧间找共识:环境友善、公众参与、透明

RGI认为,电网的建设必须建立在信息透明度、环境友善、公众参与等面向上。2011年,RGI邀请29个环境组织与电网公司共同签下“欧洲电网宣言”(European Grid Declaration)第一部分“电网与自然保护”,隔年公布第二部分“透明度与公众参与”。2019年新增“海洋电网宣言”(Marine Grid Declaration)以因应日趋广泛的跨海电网建设。

除了政策倡议,RGI也试图走向更务实的在地计划。例如与德国自然保育联盟(NABU)合作的高压电网鸟类死亡调查系统。当公民发现高压线两旁有鸟类尸体时可以上网呈报。藉着数据,双方的对话更为聚焦,输电公司也可在电网规划加入应对方案,或避开死伤严重的区域。

为减少对景观以及对环境的伤害,欧洲许多电网建设走向地下化。图为德国与比利时跨国电网建置过程,左为组合电缆线的临时工作间,右为挖起的土丘。摄影:陈文姿

为减少对景观以及对环境的伤害,欧洲许多电网建设走向地下化。图为德国与比利时跨国电网的建设。摄影:陈文姿

另一个会员德国看守则针对社群反对电网建设的理由加以分析。除了不希望电网在我家附近(邻避效应)及反对能源转型二大族群,另有一群支持能源转型的人,他们认为电网建设是为燃煤、核能等集中式能源服务,以再生能源分散式的特性并不需要这么多电网。

针对后者,德国看守协会电网与低碳政策顾问法兰克(David Frank)指出,分散式再生能源的成效可能被高估了。再生能源发电受天气影响,有时过多有时不足,加上有些地区没有发展再生能源的条件,电网有时仍是必要的。

电网传输不挑电力类别,以促进“再生能源电网”为名的RGI如何确保电网建设是为再生能源,而非为其他能源?卡耶解释,如果是在大量兴建燃煤电厂的地区,例如中国,确实无法区分电网电力。但西欧仅极少数国家有增建核电的计划,许多输电线路明显是为再生能源而建。假使有RGI的电网公司想趁机连接新核电厂,第一关就要面对环境保护团体会员们的严厉挑战。

再生能源倡议RGI会员来自电网与环境气候组织两大阵营。资料来源:RGI2019简报(编辑:Frank)

<

在欧洲迈向2050年零碳排的路上,为了将再生能源输送到需要的地区,电网的角色日趋重要。不过,反对输电网的建设的声浪高涨,除了民众不喜欢住家附近有电网,也有环境上的考量。如何在发展再生能源跟电网间找到一个平衡?如果输电公司(TSO)和环境气候阵营双方能坐下来“好好对谈”,会不会产出更符合环保概念的电网?

理论上,大家都同意这一点,但真正做到的,欧洲也仅有“再生能源电网倡议”RGI(Renewable Grid Initiative)一家。

高压电网的建设对于欧洲再生能源配比提高占有一席之地。摄影:陈文姿

两大阵营 22个会员的合作与监督 确保再生能源往前进

少有组织的会员会像RGI一样,呈现两大阵营壁垒分明的状况。一边是赫赫有名的国际级与深耕地方的环保组织,包括世界自然基金会(WWF)、欧洲鸟盟(BirdLife Europe)、欧洲气候行动网络(Climate Action Network - CAN Europe)、欧洲环保政策智库“运输与环境”(T&E)、国际智库德国看守(Germanwatch)、爱尔兰地球之友、德国自然保育联盟NABU(Germany)、荷兰自然与环境(Natuur&Milieu)、英国皇家保护鸟类学会(RSPB)等。

另一阵营则是欧洲各国的输电公司,包括比利时的Elia,德国三大输电商(Amprion, 50Hertz and TenneT),法国的RTE、意大利的Terna、荷兰的TenneT、西班牙的REE等。

高压电网的建设对于欧洲再生能源配比提高占有一席之地。摄影:陈文姿

RGI执行长巴塔里尼(Antonella Battaglini)在2009年创办RGI,但外界多不看好两大阵营真能坐下来谈。如今,RGI已经从2009年的四个创会会员,扩展到22个会员,除了西欧、南欧等国,更扩及东欧的克罗地亚。

RGI能跌破众人眼镜,原因是双方有共同的目的。RGI环境经理卡耶(Andrew Carryer)解释,从欧盟减碳的高度来说,环境组织其实了解输电网建设对再生能源发展的重要性,他们希望电网建设对环境的冲击能降到最低。对电网公司而言,反对电网建设的声浪很高,他们也了解到缺乏透明度与公众沟通,只会让建置时程一延再延,达不到想要的结果。

环境团体拥有自然保护的理念与专业、社区参与的资源;电网业者则掌握了规划技术,双方的合作让电网朝向正面发展,但中间难免有火花。

2019年RGI与德国清洁能源通讯社(Clean Energy Wire,CLEW)合办国际能源记者的欧洲电网建设实地参访与研讨活动。摄影:陈文姿

卡耶解释,并不是电网公司决定该怎么建,环境组织就会同意。相反的,电网公司从规划阶段就要把计划摊开来谈。如果只是一意孤行的话,最后还是会引发强力反弹。

反对中找解答 分歧间找共识:环境友善、公众参与、透明

RGI认为,电网的建设必须建立在信息透明度、环境友善、公众参与等面向上。2011年,RGI邀请29个环境组织与电网公司共同签下“欧洲电网宣言”(European Grid Declaration)第一部分“电网与自然保护”,隔年公布第二部分“透明度与公众参与”。2019年新增“海洋电网宣言”(Marine Grid Declaration)以因应日趋广泛的跨海电网建设。

除了政策倡议,RGI也试图走向更务实的在地计划。例如与德国自然保育联盟(NABU)合作的高压电网鸟类死亡调查系统。当公民发现高压线两旁有鸟类尸体时可以上网呈报。藉着数据,双方的对话更为聚焦,输电公司也可在电网规划加入应对方案,或避开死伤严重的区域。

为减少对景观以及对环境的伤害,欧洲许多电网建设走向地下化。图为德国与比利时跨国电网建置过程,左为组合电缆线的临时工作间,右为挖起的土丘。摄影:陈文姿

为减少对景观以及对环境的伤害,欧洲许多电网建设走向地下化。图为德国与比利时跨国电网的建设。摄影:陈文姿

另一个会员德国看守则针对社群反对电网建设的理由加以分析。除了不希望电网在我家附近(邻避效应)及反对能源转型二大族群,另有一群支持能源转型的人,他们认为电网建设是为燃煤、核能等集中式能源服务,以再生能源分散式的特性并不需要这么多电网。

针对后者,德国看守协会电网与低碳政策顾问法兰克(David Frank)指出,分散式再生能源的成效可能被高估了。再生能源发电受天气影响,有时过多有时不足,加上有些地区没有发展再生能源的条件,电网有时仍是必要的。

电网传输不挑电力类别,以促进“再生能源电网”为名的RGI如何确保电网建设是为再生能源,而非为其他能源?卡耶解释,如果是在大量兴建燃煤电厂的地区,例如中国,确实无法区分电网电力。但西欧仅极少数国家有增建核电的计划,许多输电线路明显是为再生能源而建。假使有RGI的电网公司想趁机连接新核电厂,第一关就要面对环境保护团体会员们的严厉挑战。

再生能源倡议RGI会员来自电网与环境气候组织两大阵营。资料来源:RGI2019简报(编辑:Frank)

<

在欧洲迈向2050年零碳排的路上,为了将再生能源输送到需要的地区,电网的角色日趋重要。不过,反对输电网的建设的声浪高涨,除了民众不喜欢住家附近有电网,也有环境上的考量。如何在发展再生能源跟电网间找到一个平衡?如果输电公司(TSO)和环境气候阵营双方能坐下来“好好对谈”,会不会产出更符合环保概念的电网?

理论上,大家都同意这一点,但真正做到的,欧洲也仅有“再生能源电网倡议”RGI(Renewable Grid Initiative)一家。

高压电网的建设对于欧洲再生能源配比提高占有一席之地。摄影:陈文姿

两大阵营 22个会员的合作与监督 确保再生能源往前进

少有组织的会员会像RGI一样,呈现两大阵营壁垒分明的状况。一边是赫赫有名的国际级与深耕地方的环保组织,包括世界自然基金会(WWF)、欧洲鸟盟(BirdLife Europe)、欧洲气候行动网络(Climate Action Network - CAN Europe)、欧洲环保政策智库“运输与环境”(T&E)、国际智库德国看守(Germanwatch)、爱尔兰地球之友、德国自然保育联盟NABU(Germany)、荷兰自然与环境(Natuur&Milieu)、英国皇家保护鸟类学会(RSPB)等。

另一阵营则是欧洲各国的输电公司,包括比利时的Elia,德国三大输电商(Amprion, 50Hertz and TenneT),法国的RTE、意大利的Terna、荷兰的TenneT、西班牙的REE等。

高压电网的建设对于欧洲再生能源配比提高占有一席之地。摄影:陈文姿

RGI执行长巴塔里尼(Antonella Battaglini)在2009年创办RGI,但外界多不看好两大阵营真能坐下来谈。如今,RGI已经从2009年的四个创会会员,扩展到22个会员,除了西欧、南欧等国,更扩及东欧的克罗地亚。

RGI能跌破众人眼镜,原因是双方有共同的目的。RGI环境经理卡耶(Andrew Carryer)解释,从欧盟减碳的高度来说,环境组织其实了解输电网建设对再生能源发展的重要性,他们希望电网建设对环境的冲击能降到最低。对电网公司而言,反对电网建设的声浪很高,他们也了解到缺乏透明度与公众沟通,只会让建置时程一延再延,达不到想要的结果。

环境团体拥有自然保护的理念与专业、社区参与的资源;电网业者则掌握了规划技术,双方的合作让电网朝向正面发展,但中间难免有火花。

2019年RGI与德国清洁能源通讯社(Clean Energy Wire,CLEW)合办国际能源记者的欧洲电网建设实地参访与研讨活动。摄影:陈文姿

卡耶解释,并不是电网公司决定该怎么建,环境组织就会同意。相反的,电网公司从规划阶段就要把计划摊开来谈。如果只是一意孤行的话,最后还是会引发强力反弹。

反对中找解答 分歧间找共识:环境友善、公众参与、透明

RGI认为,电网的建设必须建立在信息透明度、环境友善、公众参与等面向上。2011年,RGI邀请29个环境组织与电网公司共同签下“欧洲电网宣言”(European Grid Declaration)第一部分“电网与自然保护”,隔年公布第二部分“透明度与公众参与”。2019年新增“海洋电网宣言”(Marine Grid Declaration)以因应日趋广泛的跨海电网建设。

除了政策倡议,RGI也试图走向更务实的在地计划。例如与德国自然保育联盟(NABU)合作的高压电网鸟类死亡调查系统。当公民发现高压线两旁有鸟类尸体时可以上网呈报。藉着数据,双方的对话更为聚焦,输电公司也可在电网规划加入应对方案,或避开死伤严重的区域。

为减少对景观以及对环境的伤害,欧洲许多电网建设走向地下化。图为德国与比利时跨国电网建置过程,左为组合电缆线的临时工作间,右为挖起的土丘。摄影:陈文姿

为减少对景观以及对环境的伤害,欧洲许多电网建设走向地下化。图为德国与比利时跨国电网的建设。摄影:陈文姿

另一个会员德国看守则针对社群反对电网建设的理由加以分析。除了不希望电网在我家附近(邻避效应)及反对能源转型二大族群,另有一群支持能源转型的人,他们认为电网建设是为燃煤、核能等集中式能源服务,以再生能源分散式的特性并不需要这么多电网。

针对后者,德国看守协会电网与低碳政策顾问法兰克(David Frank)指出,分散式再生能源的成效可能被高估了。再生能源发电受天气影响,有时过多有时不足,加上有些地区没有发展再生能源的条件,电网有时仍是必要的。

电网传输不挑电力类别,以促进“再生能源电网”为名的RGI如何确保电网建设是为再生能源,而非为其他能源?卡耶解释,如果是在大量兴建燃煤电厂的地区,例如中国,确实无法区分电网电力。但西欧仅极少数国家有增建核电的计划,许多输电线路明显是为再生能源而建。假使有RGI的电网公司想趁机连接新核电厂,第一关就要面对环境保护团体会员们的严厉挑战。

再生能源倡议RGI会员来自电网与环境气候组织两大阵营。资料来源:RGI2019简报(编辑:Frank)

<。全讯真人

让环保团体与电网公司并肩 欧洲再生能源倡议RGI办到了

在欧洲迈向2050年零碳排的路上,为了将再生能源输送到需要的地区,电网的角色日趋重要。不过,反对输电网的建设的声浪高涨,除了民众不喜欢住家附近有电网,也有环境上的考量。如何在发展再生能源跟电网间找到一个平衡?如果输电公司(TSO)和环境气候阵营双方能坐下来“好好对谈”,会不会产出更符合环保概念的电网?

理论上,大家都同意这一点,但真正做到的,欧洲也仅有“再生能源电网倡议”RGI(Renewable Grid Initiative)一家。

高压电网的建设对于欧洲再生能源配比提高占有一席之地。摄影:陈文姿

两大阵营 22个会员的合作与监督 确保再生能源往前进

少有组织的会员会像RGI一样,呈现两大阵营壁垒分明的状况。一边是赫赫有名的国际级与深耕地方的环保组织,包括世界自然基金会(WWF)、欧洲鸟盟(BirdLife Europe)、欧洲气候行动网络(Climate Action Network - CAN Europe)、欧洲环保政策智库“运输与环境”(T&E)、国际智库德国看守(Germanwatch)、爱尔兰地球之友、德国自然保育联盟NABU(Germany)、荷兰自然与环境(Natuur&Milieu)、英国皇家保护鸟类学会(RSPB)等。

另一阵营则是欧洲各国的输电公司,包括比利时的Elia,德国三大输电商(Amprion, 50Hertz and TenneT),法国的RTE、意大利的Terna、荷兰的TenneT、西班牙的REE等。

高压电网的建设对于欧洲再生能源配比提高占有一席之地。摄影:陈文姿

RGI执行长巴塔里尼(Antonella Battaglini)在2009年创办RGI,但外界多不看好两大阵营真能坐下来谈。如今,RGI已经从2009年的四个创会会员,扩展到22个会员,除了西欧、南欧等国,更扩及东欧的克罗地亚。

RGI能跌破众人眼镜,原因是双方有共同的目的。RGI环境经理卡耶(Andrew Carryer)解释,从欧盟减碳的高度来说,环境组织其实了解输电网建设对再生能源发展的重要性,他们希望电网建设对环境的冲击能降到最低。对电网公司而言,反对电网建设的声浪很高,他们也了解到缺乏透明度与公众沟通,只会让建置时程一延再延,达不到想要的结果。

环境团体拥有自然保护的理念与专业、社区参与的资源;电网业者则掌握了规划技术,双方的合作让电网朝向正面发展,但中间难免有火花。

2019年RGI与德国清洁能源通讯社(Clean Energy Wire,CLEW)合办国际能源记者的欧洲电网建设实地参访与研讨活动。摄影:陈文姿

卡耶解释,并不是电网公司决定该怎么建,环境组织就会同意。相反的,电网公司从规划阶段就要把计划摊开来谈。如果只是一意孤行的话,最后还是会引发强力反弹。

反对中找解答 分歧间找共识:环境友善、公众参与、透明

RGI认为,电网的建设必须建立在信息透明度、环境友善、公众参与等面向上。2011年,RGI邀请29个环境组织与电网公司共同签下“欧洲电网宣言”(European Grid Declaration)第一部分“电网与自然保护”,隔年公布第二部分“透明度与公众参与”。2019年新增“海洋电网宣言”(Marine Grid Declaration)以因应日趋广泛的跨海电网建设。

除了政策倡议,RGI也试图走向更务实的在地计划。例如与德国自然保育联盟(NABU)合作的高压电网鸟类死亡调查系统。当公民发现高压线两旁有鸟类尸体时可以上网呈报。藉着数据,双方的对话更为聚焦,输电公司也可在电网规划加入应对方案,或避开死伤严重的区域。

为减少对景观以及对环境的伤害,欧洲许多电网建设走向地下化。图为德国与比利时跨国电网建置过程,左为组合电缆线的临时工作间,右为挖起的土丘。摄影:陈文姿

为减少对景观以及对环境的伤害,欧洲许多电网建设走向地下化。图为德国与比利时跨国电网的建设。摄影:陈文姿

另一个会员德国看守则针对社群反对电网建设的理由加以分析。除了不希望电网在我家附近(邻避效应)及反对能源转型二大族群,另有一群支持能源转型的人,他们认为电网建设是为燃煤、核能等集中式能源服务,以再生能源分散式的特性并不需要这么多电网。

针对后者,德国看守协会电网与低碳政策顾问法兰克(David Frank)指出,分散式再生能源的成效可能被高估了。再生能源发电受天气影响,有时过多有时不足,加上有些地区没有发展再生能源的条件,电网有时仍是必要的。

电网传输不挑电力类别,以促进“再生能源电网”为名的RGI如何确保电网建设是为再生能源,而非为其他能源?卡耶解释,如果是在大量兴建燃煤电厂的地区,例如中国,确实无法区分电网电力。但西欧仅极少数国家有增建核电的计划,许多输电线路明显是为再生能源而建。假使有RGI的电网公司想趁机连接新核电厂,第一关就要面对环境保护团体会员们的严厉挑战。

再生能源倡议RGI会员来自电网与环境气候组织两大阵营。资料来源:RGI2019简报(编辑:Frank)

<

在欧洲迈向2050年零碳排的路上,为了将再生能源输送到需要的地区,电网的角色日趋重要。不过,反对输电网的建设的声浪高涨,除了民众不喜欢住家附近有电网,也有环境上的考量。如何在发展再生能源跟电网间找到一个平衡?如果输电公司(TSO)和环境气候阵营双方能坐下来“好好对谈”,会不会产出更符合环保概念的电网?

理论上,大家都同意这一点,但真正做到的,欧洲也仅有“再生能源电网倡议”RGI(Renewable Grid Initiative)一家。

高压电网的建设对于欧洲再生能源配比提高占有一席之地。摄影:陈文姿

两大阵营 22个会员的合作与监督 确保再生能源往前进

少有组织的会员会像RGI一样,呈现两大阵营壁垒分明的状况。一边是赫赫有名的国际级与深耕地方的环保组织,包括世界自然基金会(WWF)、欧洲鸟盟(BirdLife Europe)、欧洲气候行动网络(Climate Action Network - CAN Europe)、欧洲环保政策智库“运输与环境”(T&E)、国际智库德国看守(Germanwatch)、爱尔兰地球之友、德国自然保育联盟NABU(Germany)、荷兰自然与环境(Natuur&Milieu)、英国皇家保护鸟类学会(RSPB)等。

另一阵营则是欧洲各国的输电公司,包括比利时的Elia,德国三大输电商(Amprion, 50Hertz and TenneT),法国的RTE、意大利的Terna、荷兰的TenneT、西班牙的REE等。

高压电网的建设对于欧洲再生能源配比提高占有一席之地。摄影:陈文姿

RGI执行长巴塔里尼(Antonella Battaglini)在2009年创办RGI,但外界多不看好两大阵营真能坐下来谈。如今,RGI已经从2009年的四个创会会员,扩展到22个会员,除了西欧、南欧等国,更扩及东欧的克罗地亚。

RGI能跌破众人眼镜,原因是双方有共同的目的。RGI环境经理卡耶(Andrew Carryer)解释,从欧盟减碳的高度来说,环境组织其实了解输电网建设对再生能源发展的重要性,他们希望电网建设对环境的冲击能降到最低。对电网公司而言,反对电网建设的声浪很高,他们也了解到缺乏透明度与公众沟通,只会让建置时程一延再延,达不到想要的结果。

环境团体拥有自然保护的理念与专业、社区参与的资源;电网业者则掌握了规划技术,双方的合作让电网朝向正面发展,但中间难免有火花。

2019年RGI与德国清洁能源通讯社(Clean Energy Wire,CLEW)合办国际能源记者的欧洲电网建设实地参访与研讨活动。摄影:陈文姿

卡耶解释,并不是电网公司决定该怎么建,环境组织就会同意。相反的,电网公司从规划阶段就要把计划摊开来谈。如果只是一意孤行的话,最后还是会引发强力反弹。

反对中找解答 分歧间找共识:环境友善、公众参与、透明

RGI认为,电网的建设必须建立在信息透明度、环境友善、公众参与等面向上。2011年,RGI邀请29个环境组织与电网公司共同签下“欧洲电网宣言”(European Grid Declaration)第一部分“电网与自然保护”,隔年公布第二部分“透明度与公众参与”。2019年新增“海洋电网宣言”(Marine Grid Declaration)以因应日趋广泛的跨海电网建设。

除了政策倡议,RGI也试图走向更务实的在地计划。例如与德国自然保育联盟(NABU)合作的高压电网鸟类死亡调查系统。当公民发现高压线两旁有鸟类尸体时可以上网呈报。藉着数据,双方的对话更为聚焦,输电公司也可在电网规划加入应对方案,或避开死伤严重的区域。

为减少对景观以及对环境的伤害,欧洲许多电网建设走向地下化。图为德国与比利时跨国电网建置过程,左为组合电缆线的临时工作间,右为挖起的土丘。摄影:陈文姿

为减少对景观以及对环境的伤害,欧洲许多电网建设走向地下化。图为德国与比利时跨国电网的建设。摄影:陈文姿

另一个会员德国看守则针对社群反对电网建设的理由加以分析。除了不希望电网在我家附近(邻避效应)及反对能源转型二大族群,另有一群支持能源转型的人,他们认为电网建设是为燃煤、核能等集中式能源服务,以再生能源分散式的特性并不需要这么多电网。

针对后者,德国看守协会电网与低碳政策顾问法兰克(David Frank)指出,分散式再生能源的成效可能被高估了。再生能源发电受天气影响,有时过多有时不足,加上有些地区没有发展再生能源的条件,电网有时仍是必要的。

电网传输不挑电力类别,以促进“再生能源电网”为名的RGI如何确保电网建设是为再生能源,而非为其他能源?卡耶解释,如果是在大量兴建燃煤电厂的地区,例如中国,确实无法区分电网电力。但西欧仅极少数国家有增建核电的计划,许多输电线路明显是为再生能源而建。假使有RGI的电网公司想趁机连接新核电厂,第一关就要面对环境保护团体会员们的严厉挑战。

再生能源倡议RGI会员来自电网与环境气候组织两大阵营。资料来源:RGI2019简报(编辑:Frank)

<

在欧洲迈向2050年零碳排的路上,为了将再生能源输送到需要的地区,电网的角色日趋重要。不过,反对输电网的建设的声浪高涨,除了民众不喜欢住家附近有电网,也有环境上的考量。如何在发展再生能源跟电网间找到一个平衡?如果输电公司(TSO)和环境气候阵营双方能坐下来“好好对谈”,会不会产出更符合环保概念的电网?

理论上,大家都同意这一点,但真正做到的,欧洲也仅有“再生能源电网倡议”RGI(Renewable Grid Initiative)一家。

高压电网的建设对于欧洲再生能源配比提高占有一席之地。摄影:陈文姿

两大阵营 22个会员的合作与监督 确保再生能源往前进

少有组织的会员会像RGI一样,呈现两大阵营壁垒分明的状况。一边是赫赫有名的国际级与深耕地方的环保组织,包括世界自然基金会(WWF)、欧洲鸟盟(BirdLife Europe)、欧洲气候行动网络(Climate Action Network - CAN Europe)、欧洲环保政策智库“运输与环境”(T&E)、国际智库德国看守(Germanwatch)、爱尔兰地球之友、德国自然保育联盟NABU(Germany)、荷兰自然与环境(Natuur&Milieu)、英国皇家保护鸟类学会(RSPB)等。

另一阵营则是欧洲各国的输电公司,包括比利时的Elia,德国三大输电商(Amprion, 50Hertz and TenneT),法国的RTE、意大利的Terna、荷兰的TenneT、西班牙的REE等。

高压电网的建设对于欧洲再生能源配比提高占有一席之地。摄影:陈文姿

RGI执行长巴塔里尼(Antonella Battaglini)在2009年创办RGI,但外界多不看好两大阵营真能坐下来谈。如今,RGI已经从2009年的四个创会会员,扩展到22个会员,除了西欧、南欧等国,更扩及东欧的克罗地亚。

RGI能跌破众人眼镜,原因是双方有共同的目的。RGI环境经理卡耶(Andrew Carryer)解释,从欧盟减碳的高度来说,环境组织其实了解输电网建设对再生能源发展的重要性,他们希望电网建设对环境的冲击能降到最低。对电网公司而言,反对电网建设的声浪很高,他们也了解到缺乏透明度与公众沟通,只会让建置时程一延再延,达不到想要的结果。

环境团体拥有自然保护的理念与专业、社区参与的资源;电网业者则掌握了规划技术,双方的合作让电网朝向正面发展,但中间难免有火花。

2019年RGI与德国清洁能源通讯社(Clean Energy Wire,CLEW)合办国际能源记者的欧洲电网建设实地参访与研讨活动。摄影:陈文姿

卡耶解释,并不是电网公司决定该怎么建,环境组织就会同意。相反的,电网公司从规划阶段就要把计划摊开来谈。如果只是一意孤行的话,最后还是会引发强力反弹。

反对中找解答 分歧间找共识:环境友善、公众参与、透明

RGI认为,电网的建设必须建立在信息透明度、环境友善、公众参与等面向上。2011年,RGI邀请29个环境组织与电网公司共同签下“欧洲电网宣言”(European Grid Declaration)第一部分“电网与自然保护”,隔年公布第二部分“透明度与公众参与”。2019年新增“海洋电网宣言”(Marine Grid Declaration)以因应日趋广泛的跨海电网建设。

除了政策倡议,RGI也试图走向更务实的在地计划。例如与德国自然保育联盟(NABU)合作的高压电网鸟类死亡调查系统。当公民发现高压线两旁有鸟类尸体时可以上网呈报。藉着数据,双方的对话更为聚焦,输电公司也可在电网规划加入应对方案,或避开死伤严重的区域。

为减少对景观以及对环境的伤害,欧洲许多电网建设走向地下化。图为德国与比利时跨国电网建置过程,左为组合电缆线的临时工作间,右为挖起的土丘。摄影:陈文姿

为减少对景观以及对环境的伤害,欧洲许多电网建设走向地下化。图为德国与比利时跨国电网的建设。摄影:陈文姿

另一个会员德国看守则针对社群反对电网建设的理由加以分析。除了不希望电网在我家附近(邻避效应)及反对能源转型二大族群,另有一群支持能源转型的人,他们认为电网建设是为燃煤、核能等集中式能源服务,以再生能源分散式的特性并不需要这么多电网。

针对后者,德国看守协会电网与低碳政策顾问法兰克(David Frank)指出,分散式再生能源的成效可能被高估了。再生能源发电受天气影响,有时过多有时不足,加上有些地区没有发展再生能源的条件,电网有时仍是必要的。

电网传输不挑电力类别,以促进“再生能源电网”为名的RGI如何确保电网建设是为再生能源,而非为其他能源?卡耶解释,如果是在大量兴建燃煤电厂的地区,例如中国,确实无法区分电网电力。但西欧仅极少数国家有增建核电的计划,许多输电线路明显是为再生能源而建。假使有RGI的电网公司想趁机连接新核电厂,第一关就要面对环境保护团体会员们的严厉挑战。

再生能源倡议RGI会员来自电网与环境气候组织两大阵营。资料来源:RGI2019简报(编辑:Frank)

<

在欧洲迈向2050年零碳排的路上,为了将再生能源输送到需要的地区,电网的角色日趋重要。不过,反对输电网的建设的声浪高涨,除了民众不喜欢住家附近有电网,也有环境上的考量。如何在发展再生能源跟电网间找到一个平衡?如果输电公司(TSO)和环境气候阵营双方能坐下来“好好对谈”,会不会产出更符合环保概念的电网?

理论上,大家都同意这一点,但真正做到的,欧洲也仅有“再生能源电网倡议”RGI(Renewable Grid Initiative)一家。

高压电网的建设对于欧洲再生能源配比提高占有一席之地。摄影:陈文姿

两大阵营 22个会员的合作与监督 确保再生能源往前进

少有组织的会员会像RGI一样,呈现两大阵营壁垒分明的状况。一边是赫赫有名的国际级与深耕地方的环保组织,包括世界自然基金会(WWF)、欧洲鸟盟(BirdLife Europe)、欧洲气候行动网络(Climate Action Network - CAN Europe)、欧洲环保政策智库“运输与环境”(T&E)、国际智库德国看守(Germanwatch)、爱尔兰地球之友、德国自然保育联盟NABU(Germany)、荷兰自然与环境(Natuur&Milieu)、英国皇家保护鸟类学会(RSPB)等。

另一阵营则是欧洲各国的输电公司,包括比利时的Elia,德国三大输电商(Amprion, 50Hertz and TenneT),法国的RTE、意大利的Terna、荷兰的TenneT、西班牙的REE等。

高压电网的建设对于欧洲再生能源配比提高占有一席之地。摄影:陈文姿

RGI执行长巴塔里尼(Antonella Battaglini)在2009年创办RGI,但外界多不看好两大阵营真能坐下来谈。如今,RGI已经从2009年的四个创会会员,扩展到22个会员,除了西欧、南欧等国,更扩及东欧的克罗地亚。

RGI能跌破众人眼镜,原因是双方有共同的目的。RGI环境经理卡耶(Andrew Carryer)解释,从欧盟减碳的高度来说,环境组织其实了解输电网建设对再生能源发展的重要性,他们希望电网建设对环境的冲击能降到最低。对电网公司而言,反对电网建设的声浪很高,他们也了解到缺乏透明度与公众沟通,只会让建置时程一延再延,达不到想要的结果。

环境团体拥有自然保护的理念与专业、社区参与的资源;电网业者则掌握了规划技术,双方的合作让电网朝向正面发展,但中间难免有火花。

2019年RGI与德国清洁能源通讯社(Clean Energy Wire,CLEW)合办国际能源记者的欧洲电网建设实地参访与研讨活动。摄影:陈文姿

卡耶解释,并不是电网公司决定该怎么建,环境组织就会同意。相反的,电网公司从规划阶段就要把计划摊开来谈。如果只是一意孤行的话,最后还是会引发强力反弹。

反对中找解答 分歧间找共识:环境友善、公众参与、透明

RGI认为,电网的建设必须建立在信息透明度、环境友善、公众参与等面向上。2011年,RGI邀请29个环境组织与电网公司共同签下“欧洲电网宣言”(European Grid Declaration)第一部分“电网与自然保护”,隔年公布第二部分“透明度与公众参与”。2019年新增“海洋电网宣言”(Marine Grid Declaration)以因应日趋广泛的跨海电网建设。

除了政策倡议,RGI也试图走向更务实的在地计划。例如与德国自然保育联盟(NABU)合作的高压电网鸟类死亡调查系统。当公民发现高压线两旁有鸟类尸体时可以上网呈报。藉着数据,双方的对话更为聚焦,输电公司也可在电网规划加入应对方案,或避开死伤严重的区域。

为减少对景观以及对环境的伤害,欧洲许多电网建设走向地下化。图为德国与比利时跨国电网建置过程,左为组合电缆线的临时工作间,右为挖起的土丘。摄影:陈文姿

为减少对景观以及对环境的伤害,欧洲许多电网建设走向地下化。图为德国与比利时跨国电网的建设。摄影:陈文姿

另一个会员德国看守则针对社群反对电网建设的理由加以分析。除了不希望电网在我家附近(邻避效应)及反对能源转型二大族群,另有一群支持能源转型的人,他们认为电网建设是为燃煤、核能等集中式能源服务,以再生能源分散式的特性并不需要这么多电网。

针对后者,德国看守协会电网与低碳政策顾问法兰克(David Frank)指出,分散式再生能源的成效可能被高估了。再生能源发电受天气影响,有时过多有时不足,加上有些地区没有发展再生能源的条件,电网有时仍是必要的。

电网传输不挑电力类别,以促进“再生能源电网”为名的RGI如何确保电网建设是为再生能源,而非为其他能源?卡耶解释,如果是在大量兴建燃煤电厂的地区,例如中国,确实无法区分电网电力。但西欧仅极少数国家有增建核电的计划,许多输电线路明显是为再生能源而建。假使有RGI的电网公司想趁机连接新核电厂,第一关就要面对环境保护团体会员们的严厉挑战。

再生能源倡议RGI会员来自电网与环境气候组织两大阵营。资料来源:RGI2019简报(编辑:Frank)

<

在欧洲迈向2050年零碳排的路上,为了将再生能源输送到需要的地区,电网的角色日趋重要。不过,反对输电网的建设的声浪高涨,除了民众不喜欢住家附近有电网,也有环境上的考量。如何在发展再生能源跟电网间找到一个平衡?如果输电公司(TSO)和环境气候阵营双方能坐下来“好好对谈”,会不会产出更符合环保概念的电网?

理论上,大家都同意这一点,但真正做到的,欧洲也仅有“再生能源电网倡议”RGI(Renewable Grid Initiative)一家。

高压电网的建设对于欧洲再生能源配比提高占有一席之地。摄影:陈文姿

两大阵营 22个会员的合作与监督 确保再生能源往前进

少有组织的会员会像RGI一样,呈现两大阵营壁垒分明的状况。一边是赫赫有名的国际级与深耕地方的环保组织,包括世界自然基金会(WWF)、欧洲鸟盟(BirdLife Europe)、欧洲气候行动网络(Climate Action Network - CAN Europe)、欧洲环保政策智库“运输与环境”(T&E)、国际智库德国看守(Germanwatch)、爱尔兰地球之友、德国自然保育联盟NABU(Germany)、荷兰自然与环境(Natuur&Milieu)、英国皇家保护鸟类学会(RSPB)等。

另一阵营则是欧洲各国的输电公司,包括比利时的Elia,德国三大输电商(Amprion, 50Hertz and TenneT),法国的RTE、意大利的Terna、荷兰的TenneT、西班牙的REE等。

高压电网的建设对于欧洲再生能源配比提高占有一席之地。摄影:陈文姿

RGI执行长巴塔里尼(Antonella Battaglini)在2009年创办RGI,但外界多不看好两大阵营真能坐下来谈。如今,RGI已经从2009年的四个创会会员,扩展到22个会员,除了西欧、南欧等国,更扩及东欧的克罗地亚。

RGI能跌破众人眼镜,原因是双方有共同的目的。RGI环境经理卡耶(Andrew Carryer)解释,从欧盟减碳的高度来说,环境组织其实了解输电网建设对再生能源发展的重要性,他们希望电网建设对环境的冲击能降到最低。对电网公司而言,反对电网建设的声浪很高,他们也了解到缺乏透明度与公众沟通,只会让建置时程一延再延,达不到想要的结果。

环境团体拥有自然保护的理念与专业、社区参与的资源;电网业者则掌握了规划技术,双方的合作让电网朝向正面发展,但中间难免有火花。

2019年RGI与德国清洁能源通讯社(Clean Energy Wire,CLEW)合办国际能源记者的欧洲电网建设实地参访与研讨活动。摄影:陈文姿

卡耶解释,并不是电网公司决定该怎么建,环境组织就会同意。相反的,电网公司从规划阶段就要把计划摊开来谈。如果只是一意孤行的话,最后还是会引发强力反弹。

反对中找解答 分歧间找共识:环境友善、公众参与、透明

RGI认为,电网的建设必须建立在信息透明度、环境友善、公众参与等面向上。2011年,RGI邀请29个环境组织与电网公司共同签下“欧洲电网宣言”(European Grid Declaration)第一部分“电网与自然保护”,隔年公布第二部分“透明度与公众参与”。2019年新增“海洋电网宣言”(Marine Grid Declaration)以因应日趋广泛的跨海电网建设。

除了政策倡议,RGI也试图走向更务实的在地计划。例如与德国自然保育联盟(NABU)合作的高压电网鸟类死亡调查系统。当公民发现高压线两旁有鸟类尸体时可以上网呈报。藉着数据,双方的对话更为聚焦,输电公司也可在电网规划加入应对方案,或避开死伤严重的区域。

为减少对景观以及对环境的伤害,欧洲许多电网建设走向地下化。图为德国与比利时跨国电网建置过程,左为组合电缆线的临时工作间,右为挖起的土丘。摄影:陈文姿

为减少对景观以及对环境的伤害,欧洲许多电网建设走向地下化。图为德国与比利时跨国电网的建设。摄影:陈文姿

另一个会员德国看守则针对社群反对电网建设的理由加以分析。除了不希望电网在我家附近(邻避效应)及反对能源转型二大族群,另有一群支持能源转型的人,他们认为电网建设是为燃煤、核能等集中式能源服务,以再生能源分散式的特性并不需要这么多电网。

针对后者,德国看守协会电网与低碳政策顾问法兰克(David Frank)指出,分散式再生能源的成效可能被高估了。再生能源发电受天气影响,有时过多有时不足,加上有些地区没有发展再生能源的条件,电网有时仍是必要的。

电网传输不挑电力类别,以促进“再生能源电网”为名的RGI如何确保电网建设是为再生能源,而非为其他能源?卡耶解释,如果是在大量兴建燃煤电厂的地区,例如中国,确实无法区分电网电力。但西欧仅极少数国家有增建核电的计划,许多输电线路明显是为再生能源而建。假使有RGI的电网公司想趁机连接新核电厂,第一关就要面对环境保护团体会员们的严厉挑战。

再生能源倡议RGI会员来自电网与环境气候组织两大阵营。资料来源:RGI2019简报(编辑:Frank)

<

在欧洲迈向2050年零碳排的路上,为了将再生能源输送到需要的地区,电网的角色日趋重要。不过,反对输电网的建设的声浪高涨,除了民众不喜欢住家附近有电网,也有环境上的考量。如何在发展再生能源跟电网间找到一个平衡?如果输电公司(TSO)和环境气候阵营双方能坐下来“好好对谈”,会不会产出更符合环保概念的电网?

理论上,大家都同意这一点,但真正做到的,欧洲也仅有“再生能源电网倡议”RGI(Renewable Grid Initiative)一家。

高压电网的建设对于欧洲再生能源配比提高占有一席之地。摄影:陈文姿

两大阵营 22个会员的合作与监督 确保再生能源往前进

少有组织的会员会像RGI一样,呈现两大阵营壁垒分明的状况。一边是赫赫有名的国际级与深耕地方的环保组织,包括世界自然基金会(WWF)、欧洲鸟盟(BirdLife Europe)、欧洲气候行动网络(Climate Action Network - CAN Europe)、欧洲环保政策智库“运输与环境”(T&E)、国际智库德国看守(Germanwatch)、爱尔兰地球之友、德国自然保育联盟NABU(Germany)、荷兰自然与环境(Natuur&Milieu)、英国皇家保护鸟类学会(RSPB)等。

另一阵营则是欧洲各国的输电公司,包括比利时的Elia,德国三大输电商(Amprion, 50Hertz and TenneT),法国的RTE、意大利的Terna、荷兰的TenneT、西班牙的REE等。

高压电网的建设对于欧洲再生能源配比提高占有一席之地。摄影:陈文姿

RGI执行长巴塔里尼(Antonella Battaglini)在2009年创办RGI,但外界多不看好两大阵营真能坐下来谈。如今,RGI已经从2009年的四个创会会员,扩展到22个会员,除了西欧、南欧等国,更扩及东欧的克罗地亚。

RGI能跌破众人眼镜,原因是双方有共同的目的。RGI环境经理卡耶(Andrew Carryer)解释,从欧盟减碳的高度来说,环境组织其实了解输电网建设对再生能源发展的重要性,他们希望电网建设对环境的冲击能降到最低。对电网公司而言,反对电网建设的声浪很高,他们也了解到缺乏透明度与公众沟通,只会让建置时程一延再延,达不到想要的结果。

环境团体拥有自然保护的理念与专业、社区参与的资源;电网业者则掌握了规划技术,双方的合作让电网朝向正面发展,但中间难免有火花。

2019年RGI与德国清洁能源通讯社(Clean Energy Wire,CLEW)合办国际能源记者的欧洲电网建设实地参访与研讨活动。摄影:陈文姿

卡耶解释,并不是电网公司决定该怎么建,环境组织就会同意。相反的,电网公司从规划阶段就要把计划摊开来谈。如果只是一意孤行的话,最后还是会引发强力反弹。

反对中找解答 分歧间找共识:环境友善、公众参与、透明

RGI认为,电网的建设必须建立在信息透明度、环境友善、公众参与等面向上。2011年,RGI邀请29个环境组织与电网公司共同签下“欧洲电网宣言”(European Grid Declaration)第一部分“电网与自然保护”,隔年公布第二部分“透明度与公众参与”。2019年新增“海洋电网宣言”(Marine Grid Declaration)以因应日趋广泛的跨海电网建设。

除了政策倡议,RGI也试图走向更务实的在地计划。例如与德国自然保育联盟(NABU)合作的高压电网鸟类死亡调查系统。当公民发现高压线两旁有鸟类尸体时可以上网呈报。藉着数据,双方的对话更为聚焦,输电公司也可在电网规划加入应对方案,或避开死伤严重的区域。

为减少对景观以及对环境的伤害,欧洲许多电网建设走向地下化。图为德国与比利时跨国电网建置过程,左为组合电缆线的临时工作间,右为挖起的土丘。摄影:陈文姿

为减少对景观以及对环境的伤害,欧洲许多电网建设走向地下化。图为德国与比利时跨国电网的建设。摄影:陈文姿

另一个会员德国看守则针对社群反对电网建设的理由加以分析。除了不希望电网在我家附近(邻避效应)及反对能源转型二大族群,另有一群支持能源转型的人,他们认为电网建设是为燃煤、核能等集中式能源服务,以再生能源分散式的特性并不需要这么多电网。

针对后者,德国看守协会电网与低碳政策顾问法兰克(David Frank)指出,分散式再生能源的成效可能被高估了。再生能源发电受天气影响,有时过多有时不足,加上有些地区没有发展再生能源的条件,电网有时仍是必要的。

电网传输不挑电力类别,以促进“再生能源电网”为名的RGI如何确保电网建设是为再生能源,而非为其他能源?卡耶解释,如果是在大量兴建燃煤电厂的地区,例如中国,确实无法区分电网电力。但西欧仅极少数国家有增建核电的计划,许多输电线路明显是为再生能源而建。假使有RGI的电网公司想趁机连接新核电厂,第一关就要面对环境保护团体会员们的严厉挑战。

再生能源倡议RGI会员来自电网与环境气候组织两大阵营。资料来源:RGI2019简报(编辑:Frank)

<

在欧洲迈向2050年零碳排的路上,为了将再生能源输送到需要的地区,电网的角色日趋重要。不过,反对输电网的建设的声浪高涨,除了民众不喜欢住家附近有电网,也有环境上的考量。如何在发展再生能源跟电网间找到一个平衡?如果输电公司(TSO)和环境气候阵营双方能坐下来“好好对谈”,会不会产出更符合环保概念的电网?

理论上,大家都同意这一点,但真正做到的,欧洲也仅有“再生能源电网倡议”RGI(Renewable Grid Initiative)一家。

高压电网的建设对于欧洲再生能源配比提高占有一席之地。摄影:陈文姿

两大阵营 22个会员的合作与监督 确保再生能源往前进

少有组织的会员会像RGI一样,呈现两大阵营壁垒分明的状况。一边是赫赫有名的国际级与深耕地方的环保组织,包括世界自然基金会(WWF)、欧洲鸟盟(BirdLife Europe)、欧洲气候行动网络(Climate Action Network - CAN Europe)、欧洲环保政策智库“运输与环境”(T&E)、国际智库德国看守(Germanwatch)、爱尔兰地球之友、德国自然保育联盟NABU(Germany)、荷兰自然与环境(Natuur&Milieu)、英国皇家保护鸟类学会(RSPB)等。

另一阵营则是欧洲各国的输电公司,包括比利时的Elia,德国三大输电商(Amprion, 50Hertz and TenneT),法国的RTE、意大利的Terna、荷兰的TenneT、西班牙的REE等。

高压电网的建设对于欧洲再生能源配比提高占有一席之地。摄影:陈文姿

RGI执行长巴塔里尼(Antonella Battaglini)在2009年创办RGI,但外界多不看好两大阵营真能坐下来谈。如今,RGI已经从2009年的四个创会会员,扩展到22个会员,除了西欧、南欧等国,更扩及东欧的克罗地亚。

RGI能跌破众人眼镜,原因是双方有共同的目的。RGI环境经理卡耶(Andrew Carryer)解释,从欧盟减碳的高度来说,环境组织其实了解输电网建设对再生能源发展的重要性,他们希望电网建设对环境的冲击能降到最低。对电网公司而言,反对电网建设的声浪很高,他们也了解到缺乏透明度与公众沟通,只会让建置时程一延再延,达不到想要的结果。

环境团体拥有自然保护的理念与专业、社区参与的资源;电网业者则掌握了规划技术,双方的合作让电网朝向正面发展,但中间难免有火花。

2019年RGI与德国清洁能源通讯社(Clean Energy Wire,CLEW)合办国际能源记者的欧洲电网建设实地参访与研讨活动。摄影:陈文姿

卡耶解释,并不是电网公司决定该怎么建,环境组织就会同意。相反的,电网公司从规划阶段就要把计划摊开来谈。如果只是一意孤行的话,最后还是会引发强力反弹。

反对中找解答 分歧间找共识:环境友善、公众参与、透明

RGI认为,电网的建设必须建立在信息透明度、环境友善、公众参与等面向上。2011年,RGI邀请29个环境组织与电网公司共同签下“欧洲电网宣言”(European Grid Declaration)第一部分“电网与自然保护”,隔年公布第二部分“透明度与公众参与”。2019年新增“海洋电网宣言”(Marine Grid Declaration)以因应日趋广泛的跨海电网建设。

除了政策倡议,RGI也试图走向更务实的在地计划。例如与德国自然保育联盟(NABU)合作的高压电网鸟类死亡调查系统。当公民发现高压线两旁有鸟类尸体时可以上网呈报。藉着数据,双方的对话更为聚焦,输电公司也可在电网规划加入应对方案,或避开死伤严重的区域。

为减少对景观以及对环境的伤害,欧洲许多电网建设走向地下化。图为德国与比利时跨国电网建置过程,左为组合电缆线的临时工作间,右为挖起的土丘。摄影:陈文姿

为减少对景观以及对环境的伤害,欧洲许多电网建设走向地下化。图为德国与比利时跨国电网的建设。摄影:陈文姿

另一个会员德国看守则针对社群反对电网建设的理由加以分析。除了不希望电网在我家附近(邻避效应)及反对能源转型二大族群,另有一群支持能源转型的人,他们认为电网建设是为燃煤、核能等集中式能源服务,以再生能源分散式的特性并不需要这么多电网。

针对后者,德国看守协会电网与低碳政策顾问法兰克(David Frank)指出,分散式再生能源的成效可能被高估了。再生能源发电受天气影响,有时过多有时不足,加上有些地区没有发展再生能源的条件,电网有时仍是必要的。

电网传输不挑电力类别,以促进“再生能源电网”为名的RGI如何确保电网建设是为再生能源,而非为其他能源?卡耶解释,如果是在大量兴建燃煤电厂的地区,例如中国,确实无法区分电网电力。但西欧仅极少数国家有增建核电的计划,许多输电线路明显是为再生能源而建。假使有RGI的电网公司想趁机连接新核电厂,第一关就要面对环境保护团体会员们的严厉挑战。

再生能源倡议RGI会员来自电网与环境气候组织两大阵营。资料来源:RGI2019简报(编辑:Frank)

<让环保团体与电网公司并肩 欧洲再生能源倡议RGI办到了让环保团体与电网公司并肩 欧洲再生能源倡议RGI办到了让环保团体与电网公司并肩 欧洲再生能源倡议RGI办到了。全讯真人

标签:

分享到:

上一篇:歡迎您

下一篇:歡迎您

全讯真人版权与免责声明:凡本网注明[来源:全讯真人]的所有文字、图片、音视和视频文件,版权均为全讯真人(parsqd.cn/yfrvq/4196823361.html)独家所有。如需转载请与3171672752联系。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时须注明来源“全讯真人”,违反者本网将追究其法律责任。

本网转载并注明其他来源的稿件,均来自互联网或业内投稿人士,版权属于原版权人。转载请保留稿件来源及作者,禁止擅自篡改,违者自负版权法律责任。

联系我们

广告联系:3171672752
展会合作:3171672752
杂志投稿:3171672752

网站简介|会员服务|联系方式|帮助信息|版权信息|网站地图|友情链接|法律支持|意见反馈

版权所有 2019-2020 全讯真人(parsqd.cn/yfrvq/4196823361.html)

  • 经营许可证
    粤B2-20150019

  • 粤ICP备
    14004826号

  • 不良信息
    举报中心

  • 网络110
    报警服务

网站客服热线

3171672752

网站问题客服

3171672752